平凡的世界的感慨对爱情故事

2020-01-29 03:39栏目:爱情的儿童故事
TAG:

  

  以上标注实心符号的两人表示生活在了一起,空心符号的作品中暗示将生活在一起。没有标注符号的表示只有爱情关系,没有生活到一起。以下我将着重以孙少安、孙少平两兄弟为中心,讨论发生在他们二人身上的一些爱情关系,同时顺带交待出书中其他人之间的爱情纠葛。

  《平凡的世界》一书中地点的变化:原西县——黄原城——铜城大亚湾煤矿厂。因此,三部六卷也就各有所倾向。第一部的背景主要集中在原西县,所以对孙少安的着笔远远大于孙少平,尽管小说是以孙少平的出场作为开头,逐步因此故事的。

  我们从小说中知道,孙少安跟田润叶是青梅竹马,两人之间从小就有了感情,尤其是田润叶对孙少安,更是爱到了骨子里,不惜舍弃作为一个女性的羞涩,主动出击,帮助孙少平,将自己节约下来的50斤粮票送给孙少平,要他转告他哥哥孙少安到县城来一趟。孙少安来了县城之后,她处处暗示自己爱他。这样,一个温柔娴熟对爱执著的女子跃然纸上,立在了读者面前。

  你看,短短的几个字,便将那种情感写到了极致。我想要是一个女子给一个男子写这样的信,这个男子还不得幸福死掉?如果说有一个女子给我写这样的信,我绝对会娶她并一生一世爱她!但我们的孙少安在小说当中却充当了一个懦弱者,或者说,是他的明智让他放弃了田润叶对他的爱,从而将田润叶推向了爱情的深渊。

  在这一点上,他远不及他弟弟孙少平果敢和坚强。我们很容易从书当中读出来,孙少平在面对爱情从来就没有自卑过,但孙少安却是因为自卑(或者说因为理性,觉得田润叶跟他在一起,是永远也不可能的事情)而放弃了田润叶。

  当田润叶三番五次从县城回来,只是想见到孙少安,并向他表白或者说是投怀送抱,因为无需要再表白,一切都很明显,孙少安知道田润叶爱他,但孙少安的行为却是让我们失望的。当田润叶的父亲田福堂发现了女儿和孙少安的事情后,便动了点小手脚,让孙少安按了批评,孙少安更是对润叶火热的爱唯恐避之不及了,居然跑到山西讨回了二妈娘家的贺秀莲做老婆。尽管我们从后文知道,孙少安跟贺秀莲的结合简直是完美的结合,但却辜负了田润叶至真至纯的爱,终是一件憾事。这始终让读者感觉不舒服,心里赌得慌,想要发泄又不知道为何发泄,或者说不知道如何发泄。

  至此,田润叶变得心灰意冷,几乎成了行尸走肉,以致于接下了的五六年时间里守活寡,与深爱她的李向前形同路人,直到李向前因为爱她而无法得到她,从而借酒浇愁,酒后开翻车子失去双腿,才突然唤回内心的情感,回到了李向前的身边。但他们二人显然付出得太多了,田润叶跟李向前都失去了大好的青春不说,结婚后没有及时生活在一起,享受夫妻间的完美生活,而且李向前还失去了双腿。这一切看似是他们两人之间的事情,但问题的根由则是因为田润叶之前始终爱着孙少安,才无法接受李向前的爱。我们甚至可以说,孙少安扼杀了田润叶跟李向前的青春,孙少安斩断了李向前的双腿,孙少安让田润叶跟李向前后来的生活残缺不全。

  好在当孙少安跟贺秀莲结婚以后,开始生活虽然艰辛,但到底两夫妻恩恩爱爱,晚上两口子一丝不挂搂在一起的时候,那种幸福溢出来的感觉也仍是美好的。尽管孙少安时常在一些曾经跟田润叶同时出现过的地方会想到田润叶,会伤感一阵子,但自从他跟贺秀莲结婚以后,甜润叶就再也没有真正走进他的心里过。他过得心安理得。每当看到书中写田润叶如何伤心如何绝望如何麻木地生活中,过着行尸走肉的日子,我就会在心里对孙少安产生一股子仇恨,他对田润叶实在是太残忍了。

  当然,孙少安和贺秀莲之间的爱情是美好的,在该书中也是刻画得相当成功的。当他们生活艰苦的时候,贺秀莲因爱惜自己的男人孙少安,在盛饭的时候自然起了私心,给男人孙少安舀稠的,将白面馍馍三番五次送到孙少安的碗里让孙少安吃,而自己从来都不吃。在艰苦的岁月里,这等好女人就是打着灯笼也找不到。就是母亲对自己的儿子,也未免能够做到这一点。

  然而,我们的孙少安是如何对待她的好心的呢?他不但没有领她的情,而是将饭倒进锅里,搅拌均匀重新舀,而是将馒头放回去给奶奶吃。他虽然在父辈的眼中做了好儿子好孙子,但却真正伤了妻子的心啊!这个嫁人不要任何嫁妆和彩礼的女人,就是在结婚之前买衣服也是为他买好的为自己买差的的女人,孙少安就是这样对待的,自己去做乖儿子、乖孙子。

  最让读者无法原谅的是,孙少安居然打贺秀莲一拳头,一个人上床蒙头就睡。当然他是打算向妻子道歉的,但是男人的自尊心阻止了他这么做——这该死的自尊心!当妻子秀莲伤心哭泣之后,爬上床脱下衣服拉过被子睡在孙少安身边委屈地说:“你把人家打得这么重……人家都有了……”所谓有了是说有了孙少安的骨肉。至此,贺秀莲这个人物形象活脱脱地立在了读者面前,我们不得不嫉妒:孙少安这小子真他娘的有福气,将田润叶这般好的女子错过了,还能找到这种女人!

  事实上孙少安后来的发迹以及事业上的大获成功,无不是贺秀莲对他精神上乃至物质上的支持,否则,孙少安是无法从一个贫穷的农民翻身成为“乡镇企业家”的。我们可以说,孙少安的成功贺秀莲至少有一般以上的功劳。但老天爷总是容易嫉妒,让这么好的女人在生活刚刚过好的时候,竟让她患上了肺癌。

  一点补充:书中关于孙少安和田润叶两人间小时候的生活,作者大多采用了是叙述的方式,真正细致描写的不多,其中田润叶为孙少安缝补衣服算作一个特例。如果我们阅读过作者的短篇小说《杏树下》中王小萍为“我”缝补裤子,就知道这是直接挪移,但显然失去了《杏树下》中的感人力量。

  显然,孙少平才是路遥着重刻画的一号人物,才是作者自身经历的寄托者。因此,孙少平的爱情自然也就多一些。因为搞写作的人大多都有这样的毛病,喜欢将书中的主人公写得“神通广大”些,毕竟这往往就是理想中的作者自己。

  孙少安只跟两个女人有爱情关系,但跟孙少平有爱情瓜葛的多达6个,这不能不说作者有些自恋。只有作者自恋,才会反应到书中的主人公被如此多的女子喜欢。孙少平到小说的结局仍然不过是个煤矿工人,干吗会有那么多的女人把他当宝贝?这天下的好男人难道都死光了?事实上,我们是不能这样来看待小说的。小说在某种程度上是在替作者满足那些现实生活中无法满足的美好幻想,我本人就常常在小说中虚构一个男子被很多漂亮又有学识又有气质的女人爱得死去活来。

  如果说赫红梅跟孙少平只是因为大家都只能吃黑面馍连三等菜都几乎吃不上而相互走近,如果说跛女子侯玉英是因为孙少平救了她的命而爱上她,如果说黄原城阳沟大队曹书记两口子是因为自己没有儿子加之孙少平肯吃苦耐劳才愿意将自己的大女儿嫁给他,如果说金秀也许因为冲动且对顾养民产生了审美疲劳同时错误地把她和孙少平之间的近似兄妹的情感当成了爱才会爱上他,如果说原煤矿队长孙少平最开始的师父王世才的婆娘惠英嫂是因为失去了丈夫无依无靠加之孙少平对她儿子明明的关爱才会爱上他,这一切我们都是说得过去的。但是,田晓霞对于孙少平的爱,我们无法简单概述,也无法随便找出一个理由。

  我甚至觉得,田小霞的爱是这个世界上最为奢侈的爱。对于孙少平来说,田小霞对她的爱是刻骨铭心的,但无轻重之分。事实上有了那么多女人爱着他,他会不会觉得天下的女子都喜欢他?这当然是我牵强附会。但对于我来说,就是将前面提到的五个女人对孙少平的爱加起来放在天平左端,再将田晓霞对孙少平的爱放在天平右端,显然右端要重得!

  当我读到田小霞记下的日记,我简直又谈了一场精神恋爱,觉得田小霞爱着的人是我。我狠狠地意恋了一回。但我在读过这则日记之后跟书中的孙少平一样,伤心绝望地哭了。因为我不得不哭,这等好的女子世间是不存在的,只有在诗歌中在艺术中才能存在。以下就是那则日记:

  ……常去旁边的冶金学院游泳,晒得快成了黑炭头。时时想念我那“掏炭的男人”……我为我的“掏炭丈夫”感到骄傲。是的,真正的爱情不应该是利己的,而应该是利他的……

  是的,当你看到这样的日记,如果又知道写这则日记的女子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你无法不嚎啕大哭,无法不绝望的!我看田晓霞因为抢救一个小孩而被洪流卷走的那段是在书店看的,那天晚上一个人在家,回家看书感到寂寞,于是下班后径直来到书店。我从书店书架上取下书接着头天晚上的地方看,当看到田晓霞被洪流卷走时,我竟然流下了眼泪,并想大声痛哭!

  田晓霞,每一个男人心目中都希望有这样的女子爱着自己。某种程度上来说,田晓霞是个天使,她是神而不是人。她太过完美乃至上天也开始嫉妒她了。如果说她真的跟孙少平走到了一起,读者一样无法接受的。因为孙少平根本不配拥有她,尽管他亲吻了田晓霞,田晓霞将初吻及整颗心都交给了他,但他不配拥有。田小霞是属于天下所有男人的,属于所有男人心灵深处的。

  田小霞最初跟孙少平走近是因为他们两人及金波和顾养民几个人被选去地区搞演出,之后因为两人都喜欢读书渐渐熟悉起来,田小霞经常将家中的书及报纸(特别是参考消息报)借给孙少平看。在孙少平毕业的时候,田小霞还请他吃了一顿好的。当孙少平回到家中务农后来教书,田小霞依然按周期给他寄报纸写信,以帮助他不至于与外界失去联系。

  后来田小霞考上大学,靠近地区师院,仍然还是给孙少平写信告知外界信息并鼓励他,但这时候的孙少平开始自暴自弃了,不那么男人了,以前吹牛吹得太神,现在终于认识到自己不过是个农民,自觉不给田小霞回信了,因此二人之间暂时中断了联系。看到这里,我们也估计后文不会再让两人之间有何瓜葛了。但到第二部的时候,孙少安因为同学刘根民的关系,淘得了第一桶金,开起了砖厂,日子看起来好过起来了。自此,孙少平开始感觉到,自己不能再在家乡双水村待下去了,应当出去闯一闯了。书中说是孙少平想出去闯,实际上是迷茫是自卑。

  生活中即使是亲兄弟,一个过得好一个过得不好,过得不好的那个也定然会自卑的,这种感觉可意会不可言传。于是,我们的孙少平一个人来到了黄原城,开始了他的揽工生涯。半年之后,在一个秋雨菲菲的下午,在电影院门口,偶然碰到了田小霞。到此,书中第一次正面向读者将田小霞刻画了一番。事实上,这种刻画是多余的,田小霞自然长得很美,其实她长相如何已然不重要了,因为在读者心目中她早已加入仙女的行列。这一点在作者笔下最漂亮的人物孙兰香身上反而是失败的。作者路遥用很多文字写孙兰香如何美丽如何校花如何大方符合有气质,但读者就是感觉不到。

  从此以后,接下来的两年时间当中,孙少平在每周周末的一个晚上就成了田小霞父亲办公室的常客,享受着田小霞买给他的饭和精神粮食——名著经典。其中特别提到的有《牛牤》、《白帆船》和《热妮亚.鲁勉采娃》。《白帆船》是孙少平最喜欢的一本,但田小霞却最喜欢的是《热妮亚.鲁勉采娃》,因为她要借助这本书的内容,去导演她与孙少平的未来的生活,只是书中的生活结局不幸言中了孙少平和田小霞后来的生活。

  在这之间有一个小小的插曲,这也是至关重要的一笔,田小霞也正是因为这一笔插曲,才开始真正爱上孙少平的。孙少安的生意慢慢好了起来,但自己的弟弟孙少平在外面过着非人的生活,于是瞒着妻子贺秀莲到黄原去,打算找弟弟孙少平回来和自己一起干,但因为不知道弟弟干活的工地在什么地方,于是去找田小霞带路。当田小霞跟孙少安来到孙少平的住处,发现他住在一个四面来风的只有几根柱子的房子内,点着蜡烛,睡在一堆烂棉絮当中,正阅读者田小霞借给他的书。

  当晚孙少平跟哥哥孙少安到哥哥开的旅馆中住下,跟哥哥聊了一个晚上谈了自己的想法,第二天早上,哥哥孙少安一个人回了家乡双水村。当孙少平回到他的临时住处,发现多了一床新的褥子和一床新床单。我们知道这是田小霞买给他的,因为枕头上有她给他还给他留下的字条:不要见怪,不要见外。田。

  我们试着分析一下,这个时候的田小霞,对孙少平的感情应当是很复杂的,有同情,有怜悯,有惊讶,也有爱。爱是因为觉得孙少平在这样的环境中都能够生存,而且对生活始终抱有信心。惊讶是她从来也无法猜想出,孙少平竟然过着这种日子。于是慢慢地,田小霞开始爱上了孙少平,在毕业之后的暑假里,还亲自导演了《热妮亚.鲁勉采娃》,由自己和孙少平担任现实演员,跟孙少平约定两年以后在古塔山上的一棵杜梨树下不见不散。注意,这树叫“杜梨”树,跟“妒忌”有些谐音,妒忌离别之意,暗示了今后两人将跟《热妮亚.鲁勉采娃》一样。之前两人已多次出来散步,到麻雀山,到古塔山,到河边到桥上……这次,田小霞终于把自己交给了孙少平,投入了孙少平的怀抱。就在这个时候,孙少平也因为阳沟大队曹书的帮忙和田小霞的从旁协助,要去铜城煤矿上班,即将成为正式工人了。田小霞也因为优秀进了省报社。

  到了铜城以后,田小霞记工作之机来见孙少平,并献给他自己的香吻。但这个时候孙少平甚至连脸上的煤灰都没有洗掉。我们从书中看不到田小霞对他任何的轻视,而是看到热情看到爱。这是何等伟大何等高尚的爱啊,反正世间是没有的。而我们知道,这时候田小霞已经有比孙少平各方面条件不知好多少倍的优秀男子高朗的追求,高朗的爷爷是国家纪委的高层。但田小霞心中只有孙少平。

  但孙少平到底还是自卑了一回,田小霞因为在心中写到有人追求自己,即使信中处处洋溢着爱,处处是对孙少平爱的真心,但孙少平到底还是自卑了,不再给田小霞回信。到此,直到田小霞被洪水冲走孙少平去赴两年前的约会,作者采取插叙的方式,交待出田小霞因为没有接到孙少平的回信感觉到了问题所在,于是又专门去了铜城并将自己的全部真心完全交给了孙少平。我们知道,孙少平无憾了。他能够获得田小霞的爱就是死也值得。

  除开以上的重头戏,剩下来的几出爱情写得最好的,就要算金波的爱情了。金波的爱情作者着笔最少,但比起孙少安和孙少平两兄弟的爱情来毫不逊色。金波爱上青海藏族女子,为现实主义的《平凡的世界》染上了浪漫主义色彩。两个处于萌动期的年轻人,因为歌声的牵引,因为本能般的爱,将两个人拉到了一起,拥抱到了一起,即使两人语言上也无法沟通。我想,这是本书中最为纯粹,也是最触及到人类本质的爱了。但到底两人被生硬地分开了,自始自终,就连对方的名字也不知道。金波的爱情是残酷的,也是残缺的。金波终于在八年以后终于鼓起勇气,去青海寻找那位女子,但书中同时告诉我们他找不到她。于是,我们只能替他哭,替他伤心,替他遗憾一生,痛苦一生。如果我是金波,我只会捧着那位不知名女子送我的搪瓷缸子一杯一杯地往肚子里灌茶水;如果我是那名女子,我只会整天对着草原深处吹奏金波送我的笛子,吹给大地听。我是金波,无法再爱上任何女子。我是青海女子,我无法再爱上任何男子。

  孙少平高中时,村上除他跟金波以外,还有一个田润生,田润叶地这个弟弟给我们的印象是内向,但跟所有田家儿女一样,骨子里的固执,这一点我们从他对赫红梅的爱上面可以看出来。甜润生对赫红梅的爱最初源于对同学的同情,也可能因为赫红梅的美丽。但这显然不是最为重要的,甜润生对赫红梅的爱,是出自于责任,是出自于人性的关爱,最终演变为男女之间的真爱的。正如作者所述,赫红梅对孙少平其实不能算是爱,只能算是一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理解和相通;对顾养民一方面除开青春期的不成熟,另一方面是因为跟着顾养民即是跟困难分手;对她那教书的第一人男人,更多的是因为生活所迫,爱的成分明显少于两个人一起生活的相互依赖的成分,刚好有爱的时候,男人又因为打窑洞死了。只有对甜润生的爱,才是经过生命的认知经过生活的磨练和淘洗之后的从骨子里冒出来的爱。有点戏剧化的是,赫红梅最终来到了孙少平的家乡教起书来。

  我还不得不提到的是,孙少平的姐姐孙兰花跟王满银的爱。有人肯定会反对我了,说王满银一个二杆子,好吃懒做,孙兰花怎会跟他有爱情呢?事实上细心的读者就会发现,孙兰花虽然是被王满银强迫成为他女人的,但那个时候,王满银还是让孙兰花感到了自己是个女人的。给她买新衣服,给她讲新鲜事。孙兰花至少在那个时候是感到了幸福的。所以,后来即使王满银长年不归家,纵使哥哥孙少安劝她离婚,纵使她有丈夫跟没有丈夫一样,纵使她苦得像头牛拉扯着她和王满银的两个孩子,纵使村里很多男人想打她主义,但她仍坚守住了自己。其实,这一切都源于她对王满银的爱。而王满银在多年漂泊过着流浪汉似的生活以后,终于浪子回头,回到了兰花身边,这一点还是给了读者一点温暖的安慰。

  至于孙少平二爸家的女儿孙卫红跟金家金强的爱情,其实是甜润生和赫红梅的爱情的变奏。相同的是,两对都遭到父母的反对,甜润生是因为男家田家反对,孙卫红是因为女家孙家反对。不同的是甜润生因为执著和坚持拯救了自己,而孙卫红是因为孙少安的提醒跟金强生米煮成熟饭,让父亲孙玉亭不得不同意。

  说到武惠良和杜丽丽的爱情,就很有意思了。不过这对夫妇的爱情更像是西方的爱情,不像是中国式的。杜丽丽是田润叶的同学也是她最好的朋友,田润叶从原西县到黄原地团委工作,就是因为杜丽丽的关系武惠良给安排的。武惠良当时是黄原地区的地团委书记,后到原西县任县委书记。

  杜丽丽是《平凡的世界》中思想最独特的一个人,她可以同时爱两个男人,既爱丈夫,又爱省上的一个搞现代诗歌的诗人。按照她自己的说法,丈夫和那位诗人是她的两种精神鸟儿的载体,她的这思想不可谓不前卫。但武惠良始终是个保守的人,或者说他始终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中国文化育出来的男人。他无法接受这种前卫的思想,于是两个人带着爱离了婚。

  孙兰香之所以被我单独拿出来谈,是因为孙兰香是作者在书中重点塑造的一个人物角色;之所以放在最后来谈,是因为我觉得这个人物形象实在太过模糊,作者对孙兰香的塑造显然是失败的。就整个《平凡的世界》而言,孙兰香是最聪明最漂亮最具有气质最高贵学位最高前途最光明的,这是作者想要告诉读者的。

  但是,我们读完整部书,唯一记得住的,仍然只是书中开头地方孙少平回家路上在罐子村遇到替姐姐看屋的哭着的孙兰香,最多还能记住通过插叙交待的她小时候跟二哥孙少平一起检露水回来替奶奶治眼睛路上不小心摔了一跤将草尖上的露水弄掉。剩下来的就模糊一片了。也许是作者太想把兰香这个人物写好了,因此,才会写得一塌糊涂,因此才会在每次写兰香的时候,反复用“稍稍烫过的头发从耳根顺过去”、“出落成一个高挑的姑娘”、“校花”之类干瘪的词语去形容她。事实上路遥在兰香身上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再漂亮再有气质再有学问再聪明,也得通过具体的事例来突显,而不能一个劲儿在那里空喊着。所以,即使兰香考的是国家重点大学,交的男友是省委副书记的儿子,身材再高再漂亮,读者也会感到模糊,记不住。

  一部长达100万字的巨著,远非这几千个字就能够说得清楚,况且,从来没有一部书可以被完全解读。以上是从爱情方面对平凡的世界的分析感慨,若有帮助顺手采纳一下吧

平凡的世界的感慨对爱情故事相关新闻

  • 历史上有什么著名的爱情故事?
  • 真实的爱情故事
  • 世上有童话般的爱情吗?记得以前看过一个故事
  • 居然有这么狗血的爱情故事?病死、复活、怀孕
  • 冬天故事(冬天的儿童故事)
  • 最新标签